近代名医,王沛应用虫类药临床肿瘤经验

来源:http://www.boyalong.com 作者:中药资讯 人气:69 发布时间:2019-06-29
摘要:生平著作 儿女性情,英雄肝胆,神仙手眼,菩萨心肠。这四句话是做一个好医生的必具原则,要遵而行之。——章次公 王沛,男,1933年生,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全国老中医药专家

生平著作

儿女性情,英雄肝胆,神仙手眼,菩萨心肠。这四句话是做一个好医生的必具原则,要遵而行之。 ——章次公

王沛,男,1933年生,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北京中医药薪火传承“3 3”工程专家。历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外科学会秘书长、主任委员等职。坚持以中医为主、中西医结合、辨病与辨证结合、内治与外治结合的恶性肿瘤治疗原则,强调补先后天之本,用药上善用虫类药、生药及小毒中药,并善于情志调理,取得了显著的临床疗效。

甘肃省肿瘤医院著名中西医结合专家裴正学教授从事临床工作50多载,治疗妇科疾病疗效显著,尤其对妇女之月经不调,不论从辨证论治,还是选药立方,都有独到见解。笔者有幸随师临床学习一年余,获益匪浅。现将其治疗月经不调之经验,简介如下。

生平简介

章次公,名成之,号之庵,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1903年,卒于1959年。16岁时就读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1925年毕业,留校任教。后又在中国医学院执教,师从曹颖甫研习经方。建国后,在沪从事诊务,曾任上海红十字会医院中医部主任。1955年奉调至京,曾任中央卫生部中医顾问、中国医学科学院院务委员、卫生部北京医院中医科主任、中央保健局中南海保健医生、第三界全国政协委员等。门人弟子著有《章次公医案》。

章次公(1903—1959),江苏省镇江丹徒大港镇人。现代杰出的中医临床家、教育家、改革家。原名吕光,字合子。后易名成之,号之庵,字次公,以字行世。师从名医丁甘仁、曹颖甫及国学大师章太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毕业后行医沪上;参与创办并执教中国医学院、上海国医学院。1955年应召赴京任中央卫生部中医顾问,兼任中南海保健工作,曾多次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看病。历任北京医院中医科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院务委员等职。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王沛教授是当代著名的中医外科肿瘤学专家,他从医60余年,著述甚丰,其学术思想一直影响着后学。笔者仅简要介绍他应用虫类药物治疗肿瘤的经验。

月经不调是一种常见的妇科病,表现为月经周期异常或出血量的改变,经前、经期之腹痛等亦属此范围。

秦伯未,名之济,号谦斋,上海市人,生于1901年,卒于1970年。幼承家学,1918年就读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1928年,参与创办中国医学院并掌管教务。1932年,在沪创立“中医指导社”,自任社长。1938年,创办中医疗养院,为在校学生提供中医临床实习基地。1955年奉调进京,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医顾问。1956年9月,任北京中医学院顾问、一级教授。其后又被选任中华医学会副会长。曾任国家科委中医药组成员,药典编辑委员会委员,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等。

学术思想

章次公精研医书经典及诸家学说,于伤寒学造诣尤深。提倡“发皇古义,融会新知”,临诊主张运用中医之四诊、八纲、辨证论治,兼采现代科学诊断手段,“双重诊断,一重治疗”,提高疗效。对温热病的治疗有独到的见解和丰富的经验,对内科杂病及妇科病的治疗有很深的造诣。用药则博采众方,无论经方、时方、单方、验方乃至草药,兼收并蓄,机动灵活,注重实效,尤其善用虫类药物,每收显效。

清浊相干而成癌

月经提前

生平著作

章次公治医提倡中西结合,注重食疗康复。他认为中西医学的理论体系虽然不同,而其研究对象、目的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防病治病,增进人类健康。因此,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是人类同疾病进行不懈斗争的经验总结和智慧结晶。中西医学各有所长,坚持中西结合,取长补短,将二者融合起来,是章次公的一贯主张。他提出“双重诊断,一重治疗”。“双重诊断”指中医、西医双重诊断,“一重治疗”即重视中医治疗。如曾治吴女,因子宫内膜炎症引起月经先期与带下味腥,伴有四肢麻木,腱反射减低等。辨证属于湿热下注,兼有血虚。治用苦参片、香白芷、象贝母、赤豆、怀牛膝、宣木瓜、北细辛等。月经先期与带下腥味,章次公认为缘于子宫内膜炎症,治以苦参、白芷、象贝、赤豆清热利湿消炎,其余药味均为肢麻而设。“子宫内膜炎症”是西医诊断,“月经先期”为中医诊断,治疗以中药为主。其“双重诊断”、“一重治疗”的学术思想可见一斑。

著《药物学》4卷,多发前人之未发,补古人之未逮;撰有《张仲景在医学上的成就》《中国医学史话》等有关医史论文;尚有《诊余抄》《中西医学名词对照》及其他论文20余篇;另与徐衡之合辑《章太炎先生论医集》;晚年拟修订《历代医籍考》,校勘《黄帝内经》,未竟病逝。《章次公医案》《章次公医术经验集》系其门人集体搜集,朱良春整理出版。

与外感六淫和内伤七情不同,恶性肿瘤是阴阳合体的邪气,具有生命属性,王沛在对恶性肿瘤的多年研究中受到《灵枢·五乱》的启示,将癌症的病因病机归纳为“清浊相干而成癌”。

裴正学认为月经先期多由血热所致,或因虚火或因实火,热扰冲任,血海不宁,经血非时而下。此病多伴有月经量多、白带多、阴道瘙痒、小腹痛等症状。从西医角度看这多与子宫及附件炎症有关,治疗首选丹栀逍遥散、桃红四物汤和桂枝茯苓丸之合方化裁。中医辨证多为血热妄行。

秦伯未,名之济,号谦斋,上海市人,生于1901年,卒于1970年。其祖父秦迪桥为晚清名医,其父秦锡祺为清末民初儒医。秦氏幼承家学,雅好诗词、书法、国画与金石。1918年就读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师从江南名医丁甘仁。毕业后悬壶问世。1928年,与王一仁、章次公、严苍山等共同创办中国医学院,秦伯未掌管教务。1932年,秦伯未在沪创立“中医指导社”,自任社长,主编《中医指导丛书》。1938年,创办中医疗养院(实际上是我国早期的中医医院),为在校学生提供中医临床实习基地。同年,还创办了《中医疗养专刊》。建国后,于1951年出任上海第十一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1955年奉调进京,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医顾问。1956年9月,任北京中医学院顾问、一级教授。其后又被选任中华医学会副会长。曾任国家科委中医药组成员,药典编辑委员会委员,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等。著有《清代名医医案精华》、《清代名医医话精华》、《内经知要浅解》、《秦老医学讲稿》等。

中医治病历来讲究忌口,如《伤寒论》桂枝汤方后有“禁生冷、黏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章次公认为伤寒、温病日久病重者,最易耗伤体内各种营养物质,应该随时给予补充。对于“饿不死的伤寒”,忌口过严等旧观念,他是不赞成的。他常常嘱咐伤寒病人多食藕粉、米汤、蔗浆、鲜稻叶露、蔷薇花露等,后期则嘱病人坚持服用少量老鸭汤、鲤鱼汤、鲫鱼汤及麦糊等,认为这样不仅能维持营养,扶助正气,而且多饮花露还能通利小便,排除毒素,补充热盛伤阴引起之水分不足,对疾病康复非常有利。

薪火相传 教泽绵长

认为癌症的发生是以脏腑功能紊乱,尤其是脾的功能异常为根本,恶性肿瘤的发生是在人体脾胃功能虚弱,正气不足的前提下,或伤于外来邪毒,或伤于内在七情,或伤于饮食,或久病不愈等,致使气滞血瘀,痰湿不化,痰瘀毒聚,结而成块;积聚日久,则瘀滞越重,癌毒深入脉络,致脉络损伤、瘀阻,故以化痰通络、活血化瘀法以畅通气血、减少毒邪蕴积。

病案

学术思想

临床经验

章次公12岁由父亲授《黄帝内经》《伤寒论》等,15岁丧父,母亲靠种菜卖菜抚育他成长,1920年考入上海中医专门学校,1928年,章次公成为章太炎弟子。他出于对太炎先生的敬仰,取“次公”为字。

中医有久病入络之说,而王沛认为恶性肿瘤应属癌毒直损脉络,恶性肿瘤因其邪毒亢盛,在其初起之时即可造成脉络损伤,随着肿瘤的增大,邪毒势涨,脉络破损,不能约束络内之癌毒,导致邪毒进一步向周围组织蔓延扩散,侵犯周围脉络,其危害显而易见。

金某,女,41岁,2013年10月2日初诊。

秦伯未对《内经》研究素深,享有“秦内经”之称。他认为学习中医应从《内经》入手,掌握其辨证论治规律。辨证论治是中医的诊疗精髓,从认识证候到给予恰当治疗,包含着完整的极其丰富的知识和经验。通过毕生的钻研,他逐渐形成了辨证论治的“三位一体”观,即辨证论治的意义、法则和方法。所谓辨证论治的意义:辨,就是分析、鉴别。证,就是症状、现象。论,就是讨论、考虑。治就是治法、治疗方针。证和治是现实的,辨和论是灵活的,要通过分析和思考。他把辨证论治的基本法则分为病因辨证法则和脏腑辨证法则两大类。在临床过程中,病因往往不是一个,病位也可能涉及若干,如果能从一团乱麻中理出一个头绪,这就是辨证论治的关键。

章次公辨证明晰幽微,用药机动灵活,立案准确精当,善于治病求本,用药突出重点。对热性病很注意保护心力,增强抗病能力。在慢性杂病及月经病的调理方面经验独到,尤擅使用虫类药物治疗某些顽固性疾病。方剂如大黄庶虫丸治干血,抵挡丸治蓄血,鳖甲煎丸治疟母,蜘蛛散治狐疝等。药物则常选蜈蚣、全蝎治头风痛,蕲蛇、露蜂房治风痹走注,庶虫、蝼蛄、蜣螂、蟋蟀治积聚肿胀,效果很好。尤其是蜈蚣、全蝎治头风,疗效显著,且治疗后很少复发。章次公还将虫类药物配成丸散,以便长期服用,取法叶天士“新邪宜急散,宿邪宜缓攻”之理。

章次公不因循守旧、墨守成法,虽先后在母校及中国医学院执教,然而他觉得两校环境均不能充分发挥其志向,遂于1929年,与徐衡之、陆渊雷3人创办上海国医学院。除中医必修课外,另添加西医基础医学等。力主中医要科学化,抛弃中西医成见,采取中西医结合,重实际而不尚空谈。各科讲义内容多用现代科学解释古代医学经文,使学生耳目一新,颇有吸引力。上海国医学院开办仅3年,培养学生百余人。

虫类药可堪治癌重任

患者诉近3个月月经提前10天左右,小腹疼痛,月经来时尤为剧烈,白带多,且白带色红,阴部瘙痒,脉舌边尖红,苔薄黄。诊断为滴虫性阴道炎,附件炎,月经不调。方用丹栀逍遥散加味。

秦伯未认为西医的诊断有时有助于对某些疾病的性质、发展和转归的认识。因此,他在临床实践中,多参考西医的诊断,而以中医理论为指导进行辨证论治,常收到很好的疗效。他认为,西医诊断只是作为参考,而不能受其束缚,要有信心和勇气使用中医的理法方药去治疗,不宜失去中医之根本。中医治疗西医诊断的疾病,要想取得疗效,关键在于必须运用中医的理论为指导,细致观察,不能忽视中医辨证的依据,要有严肃的科学态度。他的这些认识,至今仍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例如,他在治疗西医诊断的神经衰弱疾患中,就是根据中医理论来分析其临床表现,总结出其发病机制主要在肝,病性有虚、实、虚实夹杂的不同,从而确定了14种基本治疗方法,临床疗效满意。

后世影响

章次公先后在上海中医专门学校、中国医学院等学校授课,讲授药物、时病、杂病等。数十年后,弟子王玉润回忆当年的上课情景:“记得第一次见到章次公先生是在课堂上。当这位新来的药物学老师站在我们面前时,我不由大失所望,那么矮的个头,身上的长衫像是几年没洗过,戴着一副眼镜,真是有些呆相。只见他二话没说,便在黑板上吃力地写下‘发皇古义,融会新知’八个大字,这便引得我们很想听听他有何许高见。没想到这么一个‘呆人’讲起话来有苏北口音,却口若悬河。从《黄帝内经》一直讲到《本草纲目》,一个个药名,一个个方子讲得头头是道,同学们不由叹道:‘这先生好记性!’”

他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摸索,认为恶性肿瘤有正气不足,邪气距之,病程缠绵难愈的特点,治疗上就应使用效猛力强之中药,而虫类药物正能胜此重任,顽痹久羁,深入筋骨,非草木之品所能直达,而虫蚁之品不仅能化痰通络,更有深入经髓骨骼剔邪活血化瘀之功,可启气行血,除深伏之邪。

组方:丹皮6克,栀子10克,当归10克,白芍10克,柴胡10克,茯苓12克,白术10克,桂枝10克,桃仁10克,生地12克,川芎6克,红花6克,白头翁10克,马齿苋10克,土茯苓12克,苦参10克,生龙牡各15克,乌贼骨15克,金银花15克,连翘15克。

临床经验

章次公早年与秦伯未等创立中国医学院,后又与徐衡之、陆渊雷等创立上海国医学院,在培养中医人才方面成绩卓著。其弟子众多,其中朱良春等均为当代知名中医专家。

章次公认为,古人医案中,在治效方面有很多渲染浮夸之处,不能尽信,尤其失败病案,百难得一。因此,在教学中,他既说成功经验,也讲失败教训。自己的医案亦如此,治疗无效的也毫不掩饰,全案编入,跟学生一同研讨失败原因,引为戒鉴。他将自己失败的医案,详叙始末,汇编成《道少集》与《立行集》。名家高手亦难免误诊误治,如何对待失手,可看出医家心胸。章次公说:“对待别人固可隐恶扬善,若以对待他人之法而原谅自己学术上之错误,此必沦为无行之庸医。”他不讳己过,不计毁誉,彰显出其医德之高尚。

我国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即有虫类中药治疗肿瘤的功用记载,如蛰虫“治血积症瘕,攻坚,下血闭”,虻虫“主逐瘀血,破下血积坚痞、症瘕、寒热,通利血脉及九窍”,水蛭“治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癥积聚”。

水煎服,日1剂,服10剂后月经提前3天,上述症状明显减轻,继服原方7剂各种症状愈。

秦伯未在温病、肝病、水肿病、腹泻、痛证、溃疡病、慢性传染性肝炎、心绞痛等疾病的治疗方面颇有造诣。在温病方面,他提出了温病当以风温为纲的见解,并根据个人临床体会将其分为恶风、化热、入营、伤阴等4个时期,进而提出了温病的12个治法。他还强调寒温统一,认为温病是伤寒的发展,伤寒和温病并无分歧,若将两者对立起来是偏见,没有意义。在肝病方面,提出了“肝气和肝郁”、“肝火和肝热”、“肝风和肝阳”等几个重要概念的区别。他认为,“肝气”是指肝脏的作

衷中参西 革故鼎新

虫类药在古代即为软坚消癥散结、活血通络之重剂,代表如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记载的鳖甲煎丸,治疗右胁下痞块,结为癥瘕,名为疟母;方中蛰虫、蜣螂、鼠妇等虫类中药起到了攻逐瘀血,缓消痞块的作用。如今本方也广泛的应用于临床,王沛常用本方治疗腹腔肿瘤,取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

按:本方为丹栀逍遥散合桃红四物汤以舒肝清热,活血调经,加生龙牡、乌贼骨固涩止带;加白头翁、马齿苋、土茯苓、苦参以杀菌止痒;加金银花、连翘以清热解毒。

|<< << < 1;) 2 > >> >>|

章次公富有革新创造精神,不厚古薄今,勇于吸收新知,积极进取,提出对中医学理论要加以整理和提高。在20世纪上半叶,面对中西医并存的局面,章次公提倡中西医结合,对中医应“舍似存真”,要“发皇古义,融会新知”。“发皇古义”即重视经典著作,研究探索和阐明中医传统理论精髓,并使之发扬光大,很好地传承下去;“融会新知”则是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吸收新的知识、新兴学科之长(包括现代医学检测手段)而加以融合,为我所用。“发皇古义,融会新知”是章次公一生所奉行的治学理念与事业宗旨。

中医认为虫类药乃血肉有情之品,以咸味、辛味居多,气温或平,且多有小毒,药力峻猛。辛味能散、能行,加之性温,多能通、消壅滞;咸以入血、软坚散结,故《素问·宣明五气篇》曰:“咸走血”;又以取类比象法,虫类药性善走窜,剔邪搜络,攻坚破积。

月经错后

针对当时中西医相互攻击的状况,章次公曾感慨道:“中西医如果依旧深划鸿沟,相互攻短,那无疑是开倒车,阻碍医学的发展。”他曾经这样比较过中西医:“中医的诊断,有些地方不及西医,但也有其突出之处。不但诊断如此,中医的一切都是从综合、整体着眼,不同于西方医学片面地过于重视局部的变化。如果既从整体着眼,又注意局部的病灶,则辨证论治当更为精切,更接近于了解事物的本质。”他认为中医治病以四诊八纲、辨证论治为主,从整体着眼,这是中医的特长,如能运用现代科学的诊断方法,加强对疾病的认识,那就更加完善,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扬中医学的长处,从而提高疗效。

清代吴鞠通言:“以食血之虫,飞者走络中气分,走者走络中血分,可谓无微不入,无坚不破。”其药效多强,药力多猛,一般用于急症、重症、顽症的治疗,如中风、久咳、骨关节病、癥瘕积聚、瘰疬、恶疮等。

裴正学认为月经错后多属胞宫虚寒,用西医观点看就是雌激素不足,治以温经散寒,调节冲任为主,多用大温经汤加减。

20世纪30年代末,他挑选病人作为示教病例,并邀请李邦政博士于晚间来诊所里为他的学生讲授物理诊断,如叩诊、听诊等,还讲授化验诊断、西医内科学等,他从中学到不少西医知识,并撰写了《中西医学名词对照》的论文。章次公亦撰文,说自己既“追随陆渊雷、徐衡之两先生问业于余杭章太炎先生之门,倡言中医改进”,又“与西医中积学之士何云鹤等上下议论,反复研讨”。他认为中西医学的理论体系虽然不同,而其研究对象、目的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防病治病,增进人类健康。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是人类同疾病进行不懈斗争的经验总结和智慧结晶。发展中医须参合现代医学理论,取长补短,西医在诊断与鉴别诊断上注重实据,确有独到之处,应该取“拿来主义”,为我所用,中西融会之。当然,“欲求融合,必求我之卓然自立”,要坚持中医特色,不可全盘西化。

借鉴中医外科活用虫药

病案

奇人奇药 难得高士

王沛治疗肿瘤善用虫类药物,受到其早年中医外科用药的影响。中医外科擅用动物类药主要有几方面:透脓、息风镇痉、解毒攻毒、活血搜络、软坚散结等。

邓某,女,27岁,2013年11月7日初诊。

中央卫生部某副部长在上海听到了有关章次公的种种传奇,便到其诊所考察,观察后,认为章次公医道高深,医术高明,堪当重任。

如仙方活命饮、透脓散,用穿山甲起透脓外出的作用;五虎追风散含全蝎、僵蚕、蝉衣起息风镇痉作用;五虎汤含全虫、僵蚕、穿山甲、蜈蚣、斑蝥等,起解毒攻毒作用; 小金丹用地龙、五灵脂等,起活血通络、散结作用;消瘰丸用贝母、牡蛎,起软坚散结作用等。他将虫类药物应用于恶性肿瘤的治疗中,用意主要有两个方面,其一为虫类药物能活血通络,其二为虫类药物力雄效专,作用迅猛。

患者诉月经推迟1周左右,经来腹痛,腰困腰痛,乏力,舌淡苔薄,尺脉弱。诊断为月经不调,方用温经汤加减。

1955年11月,他被调到北京,任卫生部中医顾问、中国医学科学院院务委员、中南海保健医生。章次公到京,正赶上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伯渠患重病诊治。林老已69岁高龄,久病体衰,既不能进食,也无法休息和睡眠,诸医束手,下过两次病危通知,周恩来总理十分焦急。卫生部派出秦伯未、徐衡之、章次公等为中医专家组成员。白天他们察看了林老的病情,当天深夜,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会诊并当即指示立即成立中医抢救小组负责救治,组长为章次公,组员由章次公选定,于是当天参加会诊的中医都成为组员。

王沛认为在治疗肿瘤时使用虫药,通络行脉,软坚消结,符合恶性肿瘤形成原理,如僵蚕为他最喜用的虫类药之一。僵蚕为“天虫”,善走人体上部,用于治疗头颈部肿瘤,如脑瘤、鼻咽癌、喉癌、上颚癌、甲状腺癌、锁骨上淋巴结转移癌等,也常用于肺癌、乳腺癌、淋巴瘤、肉瘤等的治疗。与玄参配伍,又有很好的解毒作用。

组方:党参10克,桂枝10克,阿胶10克,麦冬10克,吴茱萸6克,丹皮6克,栀子10克,当归10克,白芍10克,柴胡10克,茯苓12克,白术10克,杜仲10克,薏仁30克,淫羊藿10克。

近代名医,王沛应用虫类药临床肿瘤经验。章次公成竹在胸,拟方用一味大剂量野山参炖汁,少量频服。开出方子之后,他守候在病床边。林伯渠不能口服,一服即呕吐。大剂量野山参煎好后,章次公让护士用棉球蘸上参汤,对着林伯渠的嘴挤,一滴一滴地喂,喂喂停停。随着参汤一滴一滴地渗进,林老呃逆逐渐减轻。总理大喜过望。章次公又嘱用新糯米煨稀粥。参汤、米汤交替着喂下去,林伯渠又渐渐地睡着了。两天后病人开始吃稀饭。不久,逐渐康复。

在蟾皮的应用上,喜用整张的鲜蟾皮外敷,用于治疗癌性疼痛及体表可见的肿瘤,有一定的止痛及缩瘤作用,每24~48小时更换1次。

水煎服,日1剂。10剂后患者精神状态好转,腰困好转。继服原方10剂后月经适时而来。

“简直是奇迹!”人们小声议论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治疗开始不久,章次公就断定林伯渠将会产生饥饿感,早早备下新米汤,真是料事如神!后人评之曰:“糯米粥,黏而持久,味淡而平和,与人亲和性强,极妙。章老善思,功力久积。”真是奇人,奇药,奇效!这个奇迹正是在博大精深的中医辨证论治扶正祛邪的理论下取得的,扶正才能祛邪。

中医外科常用的多个方剂中都有穿山甲,常与皂角刺同用,取其透脓外出的作用;而王沛在治疗肿瘤时常常单用穿山甲,取其穿透散结化瘀的作用。同时,穿山甲亦有补虚的作用,适合于肿瘤患者,常用于治疗妇科肿瘤、肝癌、淋巴瘤等,常用剂量为3~10克,可入煎剂,但磨粉服用疗效更好。

按:本方为温经汤合丹栀逍遥散以温经散寒、疏肝理气。加杜仲、生薏仁、淫羊藿以温补脾肾。

周总理命卫生部组织病案讨论,以汲取教益。孰料讨论会变成了中西医争功会,主持者只得暂时休会,向总理汇报。总理放下手边的工作,赶到会场,听取扼要汇报后,沉吟良久,他环视会场,目光扫过每一个人,语重心长地说:中医好!喜悦浮现在中医们的脸上;周总理稍作停顿,又说:西医也好!西医的脸上顿时春暖花开;周总理紧接着说出第三句话:中西医结合更好!大家热烈鼓掌。会议结束前,周总理单独接见了章次公,给予鼓励。

壁虎也为王沛常用虫类药之一,他认为壁虎既善于行血,又善于理气,气血兼顾,常用于治疗肺癌、肝癌、食管癌等,常用剂量为3克,入煎剂或磨粉装胶囊服用。另外白花蛇、蛰虫、鳖甲、牡蛎、全蝎、蜈蚣、地龙、蜂房、九香虫、鼠妇、水蛭、虻虫等也为常用的虫类药,在此不一一赘述。

痛经

王沛治疗肿瘤的处方中有70%含有虫类药,多为1~3味不等,且一般整个方子用药不多,以13味为常,最多16~17味药。虫类药煎煮后多有腥味,可予焦三仙各10克佐之。多数患者服用2个月后,替换同类其他药物,有些药物如僵蚕、地龙等也可长期服用。

裴正学认为经来腹痛大多因为瘀血引起,多采用行气活血化瘀法治疗。

为了避免虫类药物在煎煮及服用过程中的异味,同时也为了增加疗效,虫类药应尽可能制成丸、散、片、胶囊及针剂使用,如此既节省药材,提高疗效,便于服用,又可减少病人不必要的恐惧心理。

病案

在此应该指出的是,使用虫类药治疗肿瘤时,仍然要遵循中医学的基本原则,首先应辨证论治,才能选药精当,并注意配伍、剂量、疗程。王沛一般视情况应用2周~3个月不等,效好隔1个月左右再用。

秦某,女,25岁,2013年9月21初诊。

近代名医,王沛应用虫类药临床肿瘤经验。如水蛭过量可增加出血倾向,全蝎含类似蛇毒神经毒样物质,蜈蚣含类似蜂毒的组织胺样物质和溶血蛋白,过量可引起溶血、贫血、肝肾功能损害等。所以有出血倾向、肝功能损害者慎用。

月经来潮时小腹胀痛,经量少,色紫暗,有血块,心情烦躁,胸胁胀满,善太息,舌有苔黄燥,脉弦涩。诊断为痛经。

此外,虫类药因其含有较多的动物异体蛋白质,少数过敏体质者服后会出现过敏现象,如皮肤红疹、瘙痒等,甚则恶心呕吐。因此,对于有过敏体质的患者,用之宜慎,如出现过敏反应则应立即停药。另外,肿瘤晚期患者体质较弱,用之宜更加谨慎,要减少药物用量,并需与扶正滋阴养血中药配伍应用。

处方:丹皮6克,栀子10克,当归10克,白芍10克,柴胡10克,茯苓12克,白术10克,桂枝10克,桃仁10克,红花6克,生地12克,当归10克,川芎6克,蒲黄10克,五灵脂10克,延胡索10克,川楝子20克,制乳没各6克,小茴香6克,干姜6克,甘草6克。

水煎服,日1剂,10剂后月经来潮,疼痛明显减轻。嘱其再服7剂而愈。

按:本方为桃红四物汤合桂枝茯苓丸以活血化瘀,加延胡索、川楝子、制乳没以活血止痛。

闭经

裴正学认为闭经多因气滞血瘀,气血虚弱,多采用破血逐瘀之法,在方中常加入水蛭。

病案

张某,女,32岁,2013年10月23日初诊。

患者面色黧黑无光泽,闭经半年,经妇科检查排除妊娠,伴腹胀,腰痛,舌尖生疮,烦躁易怒,睡眠较差,舌质淡,脉细弦。诊断为闭经。

处方:桃仁10克,红花6克,生地12克,当归10克,川芎6克,牛膝15克,桔梗20克,柴胡10克,枳壳10克,桂枝10克,茯苓12克,丹皮6克,益母草20克,鸡内金10克,香附6克,水蛭6克。

水煎服,日1剂。7剂后月经来潮,睡眠好转,手脚温热。继续原方10剂愈。

按:本方以血府逐瘀汤合桂枝茯苓丸以活血化瘀,加益母草、鸡内金、香附、水蛭以破瘀散结、疏通经络。

治疗不离清热除湿化瘀

月经不调很少单一出现,常伴有各种症状,体质虚弱者可加白术、党参、黄芪以健脾补气;出血量大者可加阿胶、艾叶滋阴补虚、温经止血;腹痛加五灵脂、蒲黄以调经止痛;若患者有子宫肌瘤、卵巢囊肿之类加用桂枝茯苓丸以化痰活血、消瘕除积。经来乳房疼痛加入逍遥散、夏枯草,王不留行、鸡内金等疏肝理气;有黄带者常加入易黄汤以清热除湿。

治疗月经不调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则:

一要清热除湿解毒。从西医角度看阴道前面是膀胱,后面是直肠,挨着人体的两大排泄器官,易感染导致炎症,炎症会导致月经不调。从中医角度看湿热易蕴结于下焦。

二要活血化瘀。从西医角度看有炎症就会有充血,有充血就会有渗出,日久会积为瘀血,故需活血化瘀,从中医角度看女性月经不调与瘀血密切相关,通过活血化瘀可使血流通畅,瘀滞消散。

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发布于中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近代名医,王沛应用虫类药临床肿瘤经验

关键词:

上一篇:鬼手神针石学敏,醒脑开窍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